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记住登录
登录
发帖 回复
返回列表页12345678910下一页... 11 转到
    查看 200247 | 回复 100

    钱刘记事

    一键送评园地评级,为您保驾护航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159
    差评
    0
    精华
    26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4-02-27
    楼主 发表于2024-01-12 12:35:51
    — (金城古泉) 设置高亮操作 (2024-01-13 09:36:03) —

    Screenshot_20231122_190931_com.android.b

     

    我与钱刘交往那会儿,是在上世纪后几年,那时候钱刘得有五十多岁,而今他已作古多年了。

     

    大学毕业,我回到家乡的小城,短暂呆了两年。之后外出打拼,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在一家大型工程建设企业供职。

     

    那年冬天,公司在邻省中标一个建设项目,需要搭建项目部,把我抽调过去,负责行政后勤方面的工作。还没等熟悉这个城市,我就得外出,来到与本省交界的一个县,淮河以北,那个地方产盐,盐碱地很多,一眼望不到边际。

     

    这个项目比较大,工期三年,施工单位经过层层分包,已经五花八门。我们租了当地一个废弃的大院,住在一排五十年代建的小平房里。院子里面临时搭了些铁皮房,甚至帐篷,是民工的生活区。那年冬天,主要完成地表清理和土方工程,在机械化程度不高的年代,动用民工很多。

     

    项目部人员吃得是小灶。这是我管的事,从当地雇了个厨师,又挑了个民工帮厨,伙食还不错。加之包工头轮流请客,虽说不甚高档,无非炒鸡炖鹅,但也吃得满嘴流油。管我的领导很随和,他长期驻外很有经验,说是吃饱了不想家,带着我们几个人,每天固定的工作完成后,就摊开桌子打勾机,我打不好不想玩时,他们就打保皇,过的很舒服的样子。

     

    而我则不太适应,主要是冷。那年冬天在我印象里,是最冷的一个冬天。屋里没有取暖设备,每人都发了电热毯和军大衣。开着电热毯睡在被窝里还可以,但白天不起床也不像话。最打蹵上厕所,因为没有厕所,在院子角落里堆着两堆土,中间挖了条沟,这就是厕所。那个小风一刮,叫做一个爽。还不能穿着大衣去,脚底下都是黄汤,快漫出来了。

     

    然后就是无聊,白天还行,干点事,打打扑克。晚上没人打扑克,冷。早早钻被窝里,睡不着干啥呢?吹牛聊天吧,一屋子住俩人,我跟管技术的一个老哥住一起,他又是个不爱言语的人,聊了三天就没得聊了。

     

    我那会儿刚刚离家,乡愁很重,躺在被窝里就想萧梁、刘少、宫主、丸子这些人,想起他们就想起铜钱,可出门在外一个铜钱也没带来,心里禁不住痒痒起来。

     

    当时,有个包工头带着个小弟有毒*瘾,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几天,回来就精神饱满。那个包工头酒后聊起来,说这档子人很邪门,全国各地不论换了什么地方,这小子总能找到货源,好像闻着味就能找到。

     

    我就想,玩钱的人是不是也这样。手里没几个铜钱心里就抓挠,我先是找民工打听能不能搞到点玩玩,他们说从前干活也挖出来过,都当废铜卖了,如果这个工地也能挖出来,都给我送来。

     

    好嘛,我就天天去工地溜达,毛没见一根。后来寻摸着当地县城总会有个破烂市之类的交易场所吧?然而一打听,还就真没有。就在我将要死心的时候,不想一个偶然的巧遇,找到了当地玩钱的组织。

     

    项目部收发文件需要到县城找传真机,我一个周得跑次县城,最初坐买菜的车去,后来看看也不很远,就找包工头借个摩托车去,办完事可以随意溜溜。

     

    我经常去的那条小街,卖书的店铺比较多,搞不懂那些年为什么那么多卖书的,大多是盗版书,武侠小说之类,我偶尔买几本晚上看。

    1条评分 ,红包+300.00
    园地网络客服 红包 +300.00 优秀文章 2024-02-20 13:27:49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159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26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4-02-27
    1楼 发表于2024-01-12 12:37:28

    下载.jpg

    那是个下午,阴天。石板铺的街上没有几个人,我去了几家常去的书铺,看看还是那些东西,没有新货。穷极无聊,糊里糊涂就进了一个小门脸,问题是这个铺子没有招牌,我也不知道他是干啥的。

     

    推门就是一间屋,有点蔽塞,角角落落里堆着些老旧瓷器、座钟、旧书之类。窗玻璃糊着发黄的报纸,下面有张老式的桌子,桌子上赫然有台电脑。在那个年代,电脑是个稀奇货,我所在公司的总部才有那么几台,放在专门的房间里,铺着地摊,为这几台电脑还得装上空调,像祖宗一样供着。这么个门脸里面能有台电脑,着实吓了我一跳。

     

    但是这个屋里没有空调,升着煤炉,炉***很长,炉子旁边蹲着个人,正在砸桶子。没错,就是桶子,一堆的铜钱,土坑锈。

     

    我奔着铜钱就过去了,捞起一把看看,都是开元通宝。那人也抬起头看着我,问我干啥的?这人不胖,但脸上没褶,有点罢顶,一嘴酒气,穿着还算干净。

     

    我有点兴奋,说是终于找到组织了,我也是玩钱的。那人就起身,拉了把椅子给我坐,自己还是开桶子,有一搭没一搭跟我聊着,主要是问我的来历。后来,话题就转到眼前这堆钱上面,他说是当地出的,当废铜收了。

     

    我说可惜都是开元通宝,不值钱。他头摇的像蹦楞鼓,告诉我开元通宝也有好钱,有的版式很贵的,并且他已经开出来几枚了。然后起身拉开桌子抽屉,拿出几枚钱,一个一个给我看。最后给我看一枚,说这个最值钱,虽然不是孤品,存世也没有几个,这个版叫做大字大元,属珍品。

     

    我仔细看了又看,土里土气的,没什么不同寻常的感觉。但内心里面,已经理解他说的意思。那会儿,我虽然不懂开元钱版别,但也知道宋版的玩法,开元钱想来也是如此,只是我不懂。不懂自然不会重视,就产生不了如见至宝的表情。所以,他看我不以为然的神情,很不满意,就直接打开电脑,找到一个网页给我看,是介绍这个版的,有照片有拓片,存世量个位数等等。

     

    那个年代,网上资料的权威性比较高,不像现如今是个人就可以发布。人们也信这个,偶尔两个人不定为个什么问题抬扛,往往会说,不信?那就上网搜搜!而搜出来的答案另一方一定会信服。

     

    所以,我也信服了,难得见到个珍品,再看这钱就觉得宝光四射,哪哪都好看。攥在手里,试探着问问价格,这人张口就要三千,最低三千,并且还说很好卖。我赶紧把钱还回去,我那会儿一个月工资一千出头,加上工地补贴不到两千,这在当时已经是高工资,我很满意的。来工地前曾经看到个天聪大钱,要一千我都没舍得买,何况就这么个开元钱。

    IMG_20220830_203407.jpg

    IMG_20220830_203432.jpg

    这人倒是不以为意,收好东西继续开桶子,嘴里也给我介绍一些网上的信息,和一些我闻所未闻的交易方式,他的东西可以卖到邻国。

     

    我请教他贵姓,他告诉我姓刘,大号刘谦(也许不是这两个字,谐音而已),朋友叫他钱刘。

     

    天快黑了我才回去,临别他送了我几个普通开元,邀请我常来玩。

    2条评分 ,好评+1 ,红包+8.88
    泉拳 红包 +8.88 大风兄文化底蕴扎实,文字中有大情怀、大格局、大视野! 2024-01-17 14:21:34
    金城古泉 好评 +1 原创内容,图文并茂的原创贴,娓娓道来,看看的津津有味 2024-01-13 09:36:46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159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26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4-02-27
    2楼 发表于2024-01-12 12:38:57

    之后,但凡到县城,我就去钱刘那儿坐坐。他大多时间是坐在炉子旁边喝酒,炉子上烤着一条当地出的咸鱼干,一巴掌长。我去时,他就再烤一条,烤的焦黄酥脆,咸的齁嗓子,就着这条鱼足以喝三两酒,我经常还剩下半条。我去的时候,也会提上两瓶酒,项目部里酒多的喝不了,都是包工头放下的。

     

    除了铜钱之外,钱刘并不健谈,有时候喝了半天酒谁也不说话。但是喝久了,我也大体了解他一些情况。他原是有个正经工作,后来下岗了,才开始倒腾古货,买来卖去,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结交了不少行里的朋友。用他的话说,干这行就得靠朋友,结交的层次越高,赚的钱越多。可他没攒下钱,老母亲有病,每年花不少,儿子刚结婚,又欠下债。

     

    所以,钱刘跟我喝酒时,大多时候闷闷不乐,我想这个状态应该就是他内心的真实状态。

     

    钱刘这个小铺里,也有高朋满座的时候,我遇见过几次。他的朋友三教九流,有当地的也有外地来的,我印象比较深的有那么三五位。

     

    一位好像是当地一个退休干部,很胖,特别胖,头发眉毛很黑很密,钱刘称他局长。这人喜欢高谈阔论,只要他在场,几乎没有其他人说话的分。局长无所不通,但是对铜钱不感兴趣,不屑一顾地说小钱什么玩头。他聊的最多的是碑拓,《校官碑》如何、《天发神谶碑》怎样、《爨宝子碑》难得,宋本、明本、清本,说起来头头是道,反正我不懂。

     

    一位是走街串巷收东西的,岁数与钱刘相仿,瘦小枯干,人很精明,应该是钱刘的下线之一,钱刘叫他胡哥。这人来时往往带着货,瓷器、小玉件、银元,也有古钱。有外人时,他的东西不拿出来,钱刘说拿出来看看,他才往外拿。这些东西,钱刘一般都留下,旁边的人无非欣赏一番,即使喜欢也没有人截胡,之后再从钱刘手里买。我也曾这样买过几个钱,记得有两个明末大钱。

     

    一位人称小宋,他们那的省城来的,个把月就会来一次。小宋年纪跟我相仿,高挑身材,婴儿肥的脸,架着金丝眼镜,说话细声慢语,很有亲和力,但言谈举止果断,眼界也宽。我跟小宋很谈得来,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他来这里主要是挑东西,钱刘是他的下线。对于小宋,钱刘非常客气,每次小宋过来,钱刘都要隆重接待,到对面街上一家饭店,要个雅间,喊几位朋友陪着,也拉我去过。

     

    另外还有几位,多是跟着钱刘混的小弟,也不一定是专业干这行的,空了也来玩。

     

    和这些朋友在一起,钱刘一扫颓废的表情,如同换了一个人,时而敬烟、时而续茶,言谈轻松幽默,往往妙语连珠。高朋满座,这间小屋也不再阴暗。

    IMG_5277.JPG

    IMG_5278.JPG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159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26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4-02-27
    3楼 发表于2024-01-12 12:40:20

    我就这样跟钱刘他们交往着,原本枯燥的日子有了乐趣,时间过的也就快起来,转眼两年多过去了。

     

    项目施工最后一年的春天,有天傍晚,钱刘突然在呼机上给我留言:急事!速回电话。我跑到办公室给他挂电话。

     

    钱刘先问我身边有人吗?我说没有,就我一个人。他说一线出了一批东西,战国的,楚大布、金版都有,还有别的一些玩意。对方着急出手,而他缺钱,一个人吃不下,想找几个朋友合伙拿下来,问我有没有兴趣。

     

    这种东西听着就高大上,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现在距离竟然这么近,我内心不禁狂躁起来,脱口而出:要!

     

    钱刘问我能凑多少钱,我大体说个数目,他说少点,尽量再凑凑,我答应着。他让我明天一早去他店里。

     

    那会儿发工资都是现金,当年发的我都放在办公室里,当下就找出来揣在身上,又找同事借了些。躺在床上我可睡不着了,兴奋!就等着天亮。

     

    后半夜眯了会儿,醒来恍然如梦,再一想感觉害怕,我经历过刘少当年发生的事,这档口刘少还在牢里呢(详见旧帖刘少以及二十多年前的捣塚案)。越想越觉得这事有风险,到天亮我已经想明白了,赶紧联系钱刘,告诉他我这边有困难,不参与了。

     

    听出来钱刘有点不高兴,说那就再找别人吧。又嘱咐我嘴严着点,我给他个肯定的答复,甚至赌咒发誓,他才挂了电话。

     

    因为不太好意思见钱刘,之后有段时间没去找他。不久,我回乡结婚,这事也就放下了。等到那年秋后,项目已经接近尾声,我想去看看钱刘。去了几次,小门脸总是挂着锁,锁上的尘土都老厚了。

     

    终于有一次,在那个小街上远远看见局长,颠着肚子晃晃悠悠踱着步。我大声喊住他,跑过去问钱刘干嘛去了。

     

    局长瞪着个大眼睛,眉毛都立了起来,说你不知道啊?钱刘进去两个多月了!倒卖出坑文物,被抄家了。

     

    我估计是那事砸了,后背直冒冷汗,想想都后怕,心里暗呼一念之间,一念之间啊。

     

    局长咋咋呼呼说的云遮雾罩,我大体听明白是那个胡哥牵的线,把钱刘给折进去了,俩人一起进去的。至于事大事小,听不出个所以然。

    IMG_5393.JPG

    IMG_5395.JPG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159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26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4-02-27
    4楼 发表于2024-01-12 12:41:24

    告别局长,我联系了小宋。小宋依旧温文尔雅,轻描淡写说事不大,钱刘不是组织者,也没有参与盗挖,仅仅参与销赃,并且东西都追回来了,最多也就是个监外执行,罚个款也就这样了。算算时间,也该宣判了,等他出来再告诉我。然后,又称赞钱刘仗义,脑子也好使,没有牵连朋友,他过手的事都自己担下了,就是讲对方不知情,不知者无罪嘛。

     

    果然,不久钱刘就联系我,说是小宋来了,喊我过去陪客。我赶过去,只有他两个人在屋里。钱刘直言手头拮据,朋友多了请不起,我连忙说轮到我做东了,正好给老哥接风洗尘。

     

    还是那家饭店,酒喝的有点压抑,钱刘不到半杯就有点失态。他为钱发愁,罚的款子数目不小,为此又欠了债,听出了小宋也赞助了一部分。为钱的事,钱刘跟家人也闹得不愉快。

     

    我坐在那里有点不自在,突然想起那个开元通宝,试着问问还在不在。钱刘说在,本来是岛国一个老客定下了,人家过来取货时,没见上面,现在也不敢再卖给他了。他说你如果要,就便宜点。我说行,给我吧。那会儿,项目部也有了电脑,我也学会上网查资料,经过两年时间,这版大字大元又出现了一些,是不是珍品就不一定了。我也没说破,只说这东西跟我有缘。

     

    那年冬天,工程完工,项目部撤回。我已经成家了,之后再没有外出工作。攒了点钱,家里也买了电脑,先是在易趣网上买铜钱,后来找到古泉园地,通过互联网认识了很多朋友,学到很多知识,买到很多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与钱刘联系不多,前期也有联系,他多数时间喝得迷迷瞪瞪,没法正常说话,后来慢慢断了联系。反而跟小宋日渐熟络,手机换了一代又一代,号码一直留着,期间也买过他匀的东西。

    IMG_3146.JPG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有天小宋挂电话给我,客套一番后,问我还记得钱刘吗?我说记得,咋了?他说钱刘不在了,急病走的,一个人在那个门脸里,发现时早凉透了。又说,走的太突然,朋友之间你欠欠他,账目搞不清楚了,还有给朋友代卖的东西,也扯不清楚,他家的人谁都不见。唠唠叨叨发了通牢骚。

     

    我默默听着,然后说:人死账消,跟死人怎么算账?

     

    小宋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人死账消。

     

    这都是陈年故事了,小宋也有几年没联系了。今年冬天又很冷,而我早已不必为生计外出奔波。整天躲在屋里,虽说陋室也足以御寒,想想外面的世界又会有多少故事发生呢……

    离线 南浦拾遗
    正式会员
    好评
    49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23-01-28
    最后登录
    2024-02-26
    5楼 发表于2024-01-12 13:02:37

    好文章!

    2023-01-28 转正
    离线 老刘鉴赏
    实名认证
    好评
    2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22-03-29
    最后登录
    2024-02-27
    6楼 发表于2024-01-12 13:16:34

    大字大元不错欣赏了。好文章,有些非法途径的货,再漏也不要去捡

    离线 会芳园
    正式会员
    好评
    101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10-03-12
    最后登录
    2024-02-27
    7楼 发表于2024-01-12 13:53:46

    又拜读大风哥大作!

    2014-11-10  转正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159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26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4-02-27
    8楼 发表于2024-01-12 14:01:07

    感谢各位朋友支持。

    — 此帖于 2024-01-12 14:02:05 被 大风起兮 编辑过 —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159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26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4-02-27
    9楼 发表于2024-01-12 14:01:48
    会芳园:

    又拜读大风哥大作!

    老友好。

    发帖 回复
    返回列表页12345678910下一页... 11 转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