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记住登录
登录
发帖 回复
返回列表页12345678910下一页... 14 转到
    查看 153751 | 回复 137

    宫主**宫主**宫主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楼主 发表于2021-12-15 09:41:07
    — (金城古泉) 设置精华操作 (2021-12-15 17:15:18) —

    宫主

    *************************************************************

    宫主,姓宫,与我交往那会儿有60多岁的年纪。正式职业是个看门人。

     

    家乡的小城里有座大戏院,称之为“大”是因为在当时确实不小,建国初期的建筑风格,朴实而又庄重。在我幼年时,这里还经常唱戏。记忆里,老祖母带我去看过一次或是两次京剧,因为我记得看了一出《大闹天宫》,坐的离戏台很近,一群“猴子”翻来翻去,让我提心吊胆。

     

    到我工作了那会儿,大戏院早已门可罗雀,剧团都没了,哪还有戏演?就是岁末年初,郡府在这里开个大会。偶然也有单位过来办个画展、邮展。平时大门关着,只走侧门。宫主就是这里的看门人,没有编制的临时工,却是戏院唯一的日常工作主持者。他也有一位领导,但这位领导是兼职,平日里在文化局上班,轻易不来戏院。不知道什么原因,领导让宫主住在他的办公室里,也有一张办公桌,和领导的办公桌紧靠在一起,领导来时,他俩就面对面。领导戏称他为大戏院院主,传开了,因为他姓宫,大家都叫他宫院主,叫来叫去,就叫成宫主了。

    3条评分 ,红包+312.00
    园地网络客服 红包 +300.00 优秀文章 2021-12-24 13:23:01
    王储泉阁 红包 +2.00 大风哥文笔没得说! 2021-12-15 23:11:02
    金城古泉 红包 +10.00 大风兄好文笔,写的一手好文章,洋洋洒洒,看的引人入胜,惬意无比 2021-12-15 17:17:38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1楼 发表于2021-12-15 09:41:59

     

    除了正式职业,宫主的副业很杂。当然,这是我和他交往一段时间之后才了解到的。那时,没有广告公司之类,哪个单位开大会都需要挂上会标、横幅,上面的字不是每个人都能写的。抱着一卷红布横幅找到宫主,给他10元、20元钱,宫主就按人家拟好的词,先在报纸上写出宋体大字,再将白纸夹在报纸下面,用剪刀剪出字形,一个一个用大头针别在横幅上。遇到年底,开会的多,宫主很忙,来的单位着急用

    时,还要给他提上两瓶酒或是送上两盒好烟。遇上在戏院里开大会,或是办画展、邮展,少不了宫主跑前跑后,灯光音响、桌椅器物,都是宫主管着,忙完了混顿饭吃没问题,兴许也有个三瓜两枣。最是重要的,宫主卖铜钱,但他不摆摊,也很少跟当地的钱商藏者交集,他收的东西是批量往大地方走的,有外地的大老板定期来拿货。所以,宫主过的很滋润。

     

    我认识宫主很偶然,刚工作那会儿,有个夏天,周日的下午,我路过大戏院,远远看到挂着巨大的横幅,办邮展。那次规模不小,是很多单位联合办的,但门前却冷冷清清,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期,正赶上邮市大跳水,藏者见邮品躲着走,哪里还有人花钱看邮展。出于少时对于邮品的特殊情愫,我还是走了过去,花了一元钱买了张盖着纪念戳的明信片,这就是门票,兴冲冲走进大戏院。

     

    进门就是展馆,用门厅布的展。几名工作人员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就我一个参观者。没人讲解,自己看吧。各种专题,蝴蝶、动物、人物,印象最深的是当地邮政系统一位老员工的藏品都拿来了,从清末到民国到伪满,直至文革票,几乎都是整套的,可是开了眼界。看了又看,转了一圈了,下面就是邮政局的邮品专柜,卖年册和整版的邮票。我小时候想买那会儿,他们不卖给我,需要办集邮证。现在急着要卖给我,我却已不玩邮票了。

     

    正准备走,又发现角落里有一架书,看看都是收藏的工具书,包括钱币,大概是新华书店的。那会儿,我书也不常买,有那钱不如直接买铜钱是吧?但是有书一定要蹭着看的。我挑了本好像叫《古钱币收藏鉴赏》的书,前面五分之一都是文字,后面是钱币拓片。那会儿的钱币书籍有文字介绍的少,我就仔细看起来。介绍的很好,像钱币的铸造方法、真伪辨别等等,我最感兴趣的内容都有。这里面就提到清代的雕母、样钱、母钱,现在想应该是援引鲍康《大钱图录》的内容,但对我来说,那是第一次了解这些个东西。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2楼 发表于2021-12-15 09:42:42

    看这样的书,需要琢磨,作者往往语焉不详,全靠自己领悟。我站着边看边想,也就忘了时间。突然有人拍我肩膀,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一老头。圆头,密密的白发茬直立着;黑脸,络腮胡子半寸长也是直立着;中等身材很壮实,肚子倒是不老小;上身穿件泛黄的白色的确良衬衫,挽着袖子,下身就是件齐膝的灰色大短裤,跻着个拖鞋;眼大,黄眼珠瞪着。用个破蒲扇拍我“小伙子,看了一下午了,人家就等着你走,好收摊啦”,说着,用蒲扇指着远处那些工作人员。

     

    我答应着,连忙放下书,想想又捡回来。我说:“大爷诶,能给我找个纸笔吗?我抄几句话。”老头笑了,“白看还抄?”我说“我买了门票了”“哈哈,行,反正书也不是我的,去我办公室抄”。然后,我就跟着他走,转过门厅,右边就是一间大屋,进门先看见一堆乐器家伙,靠窗两张老式办公桌,都压着玻璃砖。上首办公桌后面挂着一幅字,(日后,我仔细看这字,知道这是当地一位名画家的书法,写的是:骏马能历险,犁田不如牛,坚车能载重,渡河不如舟。舍才以避短,资高难为谋。生材贵适用,勿复多苛求。)下首办公桌后面倚着墙就是一张木板床,上面推了些老旧的行李。

     

    老头让我坐在下首那张桌子前,找出一张硕大白标语纸,又递给我一支有了年头的金星钢笔,喝道“快写”。我将纸折了几折,拿出大学时练就的专业速记功夫,眼看着书,手动如飞。我写,老头看着,我抄了关键几段话。收起来,向老头道谢。他说:你抄的是清代的母钱、样钱?我说:是的。他问:懂了吗?我答:不是很懂,所以抄下来,回去慢慢琢磨。老头点点头,说:你等会儿,看看我这些个东西。然后,让我离开办公桌,他从腰间摘下一串钥匙,找出一把,打开办公桌的抽屉,取出一包塑料袋套着塑料袋的东西,从里面捡出几个铜钱递给我,扬扬下巴示意我看。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3楼 发表于2021-12-15 09:43:24

    我对着窗外已经微弱的光线,看看就是几个乾隆、嘉庆、道光钱,品相很好。我说:就是几个常见的小制钱吧?老头黑着脸,又找出几个乾嘉道,说:对着仔细看,把心放安稳,看看是一样吗?我连忙敛气收心,再看可就不一样了。我想我今天可是遇到高人了?洪七公?还是孤独求败?

     

    钱上手了,就不愿意放下了,这可比书直观多了,结合刚刚看到书上的内容,立刻融会贯通。我还就真看出门道了。老头有点不耐烦,一个劲催我快点。我把钱还给他,他问:看懂没?我说:看懂了。他说:有啥不一样?我说:哪都不一样。他哈哈一笑,母钱是不是比普通的精神?日后,我才知道他评论好钱就是这一个词,精神!真伪对比,精神!到代不到代,精神!也就是,他从来也没有给我讲过钱,讲的都是两个字:精神!

     

    老头哄我快走,说门外还等着他吃饭呢?在某某酒家开的桌。我说,大爷在这上班吗?我日后来这能找着你?他说,能!我天天在这看大门,你来就行。我问贵姓?他说:不贵姓宫。我就懵懵懂懂地离开这里,出门没忘了把书还回去。这就是与宫主初识。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4楼 发表于2021-12-15 09:44:09

    从那以后,我就是这常客了,每周必来。熟悉后,我对宫主就有些刮目相看,这老头儿琴棋书画都行,当然琴是胡琴,准确说是二胡;棋是象棋,围棋没见过他玩,当时的小城里也没人会玩;书法他能写颜体,大楷小楷都行,而宣传栏、墙报、标语用的宋体写的更多;画,我见过他画的大写意,马马虎虎不是很专业,但画宣传图的水彩画也不是一般人能办的。尤其这老头交游甚广,三教九流,什么人物都有,这间办公室可算的上聚义大厅。老头在这干活、睡觉、做饭、会客,反正这屋子功能最大化发挥。

     

    宫主每日用电炉子自己做饭。到了饭点大多数朋友一哄而散,能被留饭留酒的,我算一个,还有三个人。

     

    一位,姓崔,年纪与宫主相仿,很瘦弱的一个老头儿,他是走街串巷收破烂的,也就是现在大家常说的一线。别看老头收破烂,但穿的很整齐也很干净,白白净净的脸,常常带个草帽,进屋摘下来。说话细声细气,不笑不说话,但又不是谄媚的笑,很真诚很温和,细看他有种文质之气。他喜欢读书,读时会读出声来,但识字不多,经常读别字,引来宫主的笑骂:惭愧不是斩鬼!你他么还斩鬼,你以为你钟馗?能耐啦!老崔收了好东西,首先拿给宫主看,他自己也懂,不是一般的懂。

     

    一位,姓陈,比我大个七八岁,很有书卷气的一个哥们,但多少带点娘娘腔,话不多,见生人脸红,文艺细胞很强。我认识他那会儿,他正研究易经八卦之类,究竟是啥我说不清,说白了就是算命,神神叨叨,见谁都想送一挂不要钱。他跟宫主另一位朋友很谈得来,那位是个气功大师,带了很多徒弟,穿西装带领带,让人看着很像个人物。他俩经常切磋技艺。但宫主很烦气那大师,经常告诫小陈离他远点。小陈认识宫主也是段故事,有个团伙租大戏院办交谊舞培训班,小陈交了不少钱过来学,没学一次找不到人了,就找宫主要钱。宫主说我还找他们要钱呢?签了合同钱还没给呢!等我找着他们先给你要钱。小陈就三天两头来,结果钱不要了混成朋友了。

     

    一位,姓范,就是宫主的领导。在文化局上班,那时也得四十多岁了,为人很精明但也很四海。留着长发,与他那张肥肥圆圆的脸很是不搭,常常红光满面,喜欢喝点。说话很幽默,有时候带点官派,有时候又江湖的很,常常有怀才不遇的牢骚。他在宫主这吃饭的时候不多,一年有那么两回三回心情很好或者很不好的时候,赶晚上他来,嫌弃宫主做的饭,从外面饭店叫几个菜,见我们带的酒还行就来一杯,不好就喝啤酒,他喝啤酒是强项,他来我就陪他喝啤酒。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5楼 发表于2021-12-15 09:45:05

    这几位聚到一起时很热闹。宫主随心所欲对付几个酒菜,他的醋溜木须肉很地道,有京味。葱爆肉做的也不错,但不常做,除非我们带肉来。大部分时候,就是油炸花生米、小葱拌豆腐、蒜泥拌虾皮、外加一道老虎菜。有年,鲜姜便宜,宫主就可以来个姜丝炒肉,很不错。酒菜放在办公桌上,按长幼入席,一般是我一一斟上酒,宫主说话,今天什么规矩,是划拳还是行令。喝到兴奋点上,这几位才进入主题。

     

    他们移座,奔着门口的乐器家伙去了。范领导操琴,是扬琴。宫主的二胡,老崔的三弦,小陈的笛子。范领导拉开架势,喊一句:注意表情啦!然后,他自己立刻换了模样,眼角下垂,嘴角上翘,腮帮子鼓起来,小嘴撅起来,加上红扑扑的脸蛋,活脱脱就是个大阿福。他自诩这是专业的表情,但是没人理他,小陈说我要是这样笛子没法吹,领导说,你这就在眼睛上,眼睛得活泛,说着自己就目光流转,妩媚的很。而这时,高亢的二胡已经起来了,如同裂帛。

     

    我是唯一的观众,对乐器我是一窍不通。他们的曲目我也不懂,一般都是宫主随心起头,有时候喜气洋洋,有时候又悲壮的很------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6楼 发表于2021-12-15 09:45:49

    其实,这样的场面不常有。大多时候,都是轮流来,我来的时候,多是看看铜钱。宫主的钱币很高档,我曾见过两个泰和重宝,一个生坑大样,很精神!一枚合背,熟旧的传世品,铜质泛黄,谱上有,但宫主说不到代,这是元代花钱,你看不精神!还有靖康折二篆隶对钱和元代一些大钱等等。我从没买过宫主的钱,就一次问问一个崇祯背跑马的价格,他说这个得一百。我吐吐舌头,放回去。

     

    玩很晚了,宫主做饭,我陪他喝一杯老白干。一天晚上,我俩正喝着,门咣当开了,进来一人,搬个纸箱子,我抬头一看,吓了一跳,这不是小城北街上混社会的老大吗?人称大佬。我认识他,但没有交往。宫主动都没动,继续喝酒。大佬毕恭毕敬,说:爸,快八月节了,我拿了点东西。宫主看看,一箱白酒,两只烧鸡。说,酒放墙角,鸡拿过来。又指着我,这叫叔,敬个酒你就回吧,别耽误我们喝酒。我一看大佬这岁数比我大不止十岁,再说我一直叫宫主大爷,赶紧站起来,“大爷,错了,乱辈了”,大佬不管我说什么,过来端起我的杯,“叔,我敬你”,这酒我真是没法喝。宫主哈哈一笑,“我想起来了,你是我老侄子,一直当朋友了。好了,你哥俩平辈,一起喝吧”大佬拿起宫主的杯,跟我一碰,一口喝了。也不等我喝不喝,说了句:那我先回去了。走了。我觉得宫主有点故事。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7楼 发表于2021-12-15 09:46:22

    秋老虎的天气,屋里就一个老吊扇,很热,我们就坐外面台阶上,吹吹风,聊聊天。宫主指着大戏院顶上树的招牌,问我这字写的怎么样。我看看,是本郡太守的字,故意说:不如你写的。他哈哈大笑:这字就是不如我,一块上学时还是我教他的。看着我吃惊的表情,他笑笑,我们是师范的同学。我想了半天,说那什么-----,他又不说这事了,指着月亮,问我周旋唱的“花好月圆”你听过吗?我说,周旋是谁?老头儿就唱了起来,“浮云散,明月招人来,团圆美满,今朝醉-----”。而今,我耳里还能听到当时那个苍老的声音唱出这个柔美而又凄凉的旋律,多年以后,当我可以从网上听到几十年前的原唱时,不禁惊呆,一样的旋律,老头儿也可以唱的很美。

     

    一段没唱完,宫主已经老泪纵横。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等他平复一会儿,我说:讲讲你的故事吧,我爱听。

    — 此帖于 2021-12-15 09:46:57 被 大风起兮 编辑过 —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8楼 发表于2021-12-15 09:47:51

    宫主幼年是在北平生活的,父亲经商,家境殷实,所以自幼想学什么就能学什么,古董字画家传就不老少,见多识广。也能听着留声机,学当时流行的歌曲。

     

    后来,父亲故去,跟着母亲回了老家,自幼基础好,很容易考上新中国的师范学校,也算是高材生。但是性子太倔,不招学校喜欢,毕业了就给分到一所山区的中学当老师。本来就憋着气,加上那个不服天不服地的脾气,也不受领导待见。那会儿的学生很特别,建国后普及教育,学生的年龄参差不齐,有位大龄的女学生可就喜欢上多才多艺的宫老师,一来二去就有了感情。这事在特定的时代和环境下,可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各级领导听说后,这还了得。轮番批斗后,宫老师一怒之下不干了,回家种地伺候老母,那个女学生如何,他没说,但肯定是棒打鸳鸯了。

    离线 大风起兮
    三级发帖
    好评
    86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4-03-23
    最后登录
    2022-01-18
    9楼 发表于2021-12-15 09:48:19

    宫主回家不是时候,正赶上大跃进后的三年自然灾害,饭都吃不上。家乡有点本事的人都往东北跑,谓之“盲流”。盲流没有介绍信是买不到船票车票的,只能用腿走。可是宫主还有个老母亲,走不了啊。宫主有个同学在县衙工作,就是后来本郡的太守。借看望同学的名义,宫主顺手捡了张信笺纸,回家用萝卜反着刻上一圈宋体字,找来印泥盖上就能买上船票、车票,背上老母亲一气去了黑龙江。

     

    宫主在东北钻过林子伐过木头,作过糖厂工人,还干过家具厂的木工,娶了老婆生了孩子。一混十多年,老母去世后,要将骨灰带回老家合葬,就拖家带口回来了。宫主在公路道班当养路员,老婆在家做点朝鲜小菜赶集卖,一家人也算安顿下来。可老婆水土不服,没几年一病不起。好在孩子大了,爷俩就对付过日子。他孩子就是大佬,穷人孩子早当家,不到20岁在北街上开了个羊肉馆,自己杀羊炖肉,社会上几个痞子去找茬,大佬完全继承了宫主的秉性,提着杀羊的刀,当街放倒两个,好在没死,但大佬也进了局子吃了几年牢饭。这行吃牢饭相当于镀金,出来后就有了资历,一群小弟兄便围着大佬拜大哥,从此大佬就成了社会人,小城三分天下有其一。孩大不由爷,宫主管不了也就不管了。

    发帖 回复
    返回列表页12345678910下一页... 14 转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