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记住登录
登录
发帖 回复
返回列表页12345678910下一页... 20 转到
    查看 16325 | 回复 198

    【园地20周年有奖征文】探寻浏阳永兴场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楼主 发表于2019-01-18 16:09:33
    — (小李子) 设置高亮操作 (2019-02-21 11:12:33) —
    探寻浏阳永兴场
    ——宋代胆铜四大场考察之一


    熊彦


    一、宋代四大胆铜场


     
    韶州岑水场、潭州永兴场、信州铅山场、饶州兴利场是北宋、南宋四大产胆铜的铜场。宋代产铜分为黄铜和胆铜,这里的黄铜不是明、清大量采用的铜锌合金的黄铜,也不是黄色的、含铅锡的青铜,黄铜是指用黄铜矿火法提炼的红色纯铜1胆铜是用湿法,置换胆矾提炼的铜,胆铜用铁置换出来,含铁杂质多,看上去是黑色的。从颜色上容易区分是哪种铜。
    《宋会要辑稿》李大正言:“自昔坑冶铜课最盛之处,曰韶州岑水场,曰潭州永兴场,曰信州铅山场,号三大场。”2李大正是乾道年间(1165-1173)赣州任提点坑冶的官员。
    元丰元年,广东韶州岑水场、中子场,“元额一千万斤,元年收一千二百八十万八千四百三十斤”3排名第一,湖南潭州永兴场,铜“收一百七万八千二百五十斤” 4,排名第二。
    信州铅山场,“端拱二年(989)置,熙宁四年(1071)罢” 7,复置于北宋绍圣二年(1095),“元额胆铜三十八万斤”5
    饶州兴利场早期以产银为主,也产铜,不过铜产量很低。元祐中饶州兴利场最早采用胆铜法冶炼铜,元额“饶州兴利场胆铜五万一千二十九斤八两。”6
    潭州永兴场在元丰元年到绍圣二年之间只产黄铜,绍圣二年之后也产胆铜,南宋时期则只产胆铜,而且南宋后期量变的非常小。

    南宋的铜矿以胆铜为主,所以四大胆铜场的产量,对于南宋的铸钱非常重要。
    — 此帖于 2019-01-18 16:52:34 被 xyany 编辑过 —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1楼 发表于2019-01-18 16:12:13
    二、史书里寻找永兴场踪迹


    在各种文献资料中,提到永兴场时,只说在浏阳,而没有具体位置。我认为,其主要原因,是南宋王向之撰《舆地纪胜》第五十到卷第五十四卷缺7,而第五十四卷正是潭州,潭州治下的浏阳及永兴场也就缺失了记载。
    另一部宋代地理图书《太平寰宇记》8中,有关浏阳的那些页凑巧缺失了。《太平寰宇记》潭州条下只剩下长沙县、湘潭县和益阳县,且益阳县只剩下四行文字,说明从这四行之后开始缺页了。对比《宋史》地理志9,《太平寰宇记》潭州条下除了缺浏阳,还缺衡山、安化、醴陵、湘乡、湘阴、宁乡、善化。《太平寰宇记》是北宋早期著述的,当时还没有永兴场,缺失的卷里也只会对浏阳县下的地理、山水等作些描述。
    宋代地理书《元丰九域志》卷第六10中,潭州条下提到有永兴镇,有焦溪、永兴二银场。没有提永兴场或永兴铜场,我认为《元丰九域志》里的永兴镇就是永兴场附近的居民点,用以配合永兴场采矿、冶炼。位置就在现在的永和镇所在。
    跟《舆地纪胜》《太平寰宇记》《元丰九域志》并称宋代地理四大书之一的《舆地广记》15里面虽然有浏阳县,只有很小一段文字描述历史沿革,没有过多详细文字。《舆地广记》跟《元丰九域志》都是简约型的地理书,跟《宋史》地理志记载差不多,只记历史沿革,对县下的历史、地理、人文、山水没有详细描述。
    有详细描述各县人文、地理、山水、历史沿革的《舆地纪胜》和《太平寰宇记》不约而同的缺失了浏阳县的记载,是后世很长时间里不知道永兴场具体在哪里的根本原因。
    元代还曾有史料提到“永兴场”,《元史》11“在潭州者,至元十八年,李日新自具工本,于浏阳永兴矾场煎烹,每十斤官抽其二。”也就是说,元的时候,永兴场已经没有官方采矿机构,只有私人在那里提炼矾,其地也不再产金、银、铜、铁、铅等金属。
    到了明之后,“永兴场”地名和称呼就消失了。我认为,场跟监一样,是行政区域名称,而不只是地理名称,永兴场是包含了多个地名、采矿及提炼胆铜、工人生活区域等一大片区域的总称。经历宋末、元末战争,元、明时期这里就基本成为无人区,以前的地名也就消失了。
    《宋会要辑稿》12 (熙宁十年)浏阳县:四千四百四十六贯一百二十六文;永兴场:八千九百五十一贯五百九十文。
    《宋会要辑稿》13职官:元丰元年,诏潭州浏阳县铜冶,可立法选官推行。
    永兴场的商税比浏阳县多一倍还多,说明,其一,永兴场很重要,是独立核算;其二,元丰元年产铜后,产铜太多,需要官员来直接管理。
    同治《浏阳县志》14记载:“七宝山,一名小尖山,距县七十里。传山产铅、铁、硼砂、青矾、胆矾、土黄、碱石,故名。明洪武初,开冶,赋铁,产不及例额,铁亦顽钝,邑人周干建议罢之。按,七宝山数里外有铁矢山,铁落狼藉,或传当日冶场。”
    铁矢山即铁屎山,后来改称铁市山、铁山,现在进入七宝山的路就叫铁山街。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15中记载:“县东百(北)七十里有七宝山,其地产铜、铁矿、硼砂、青胆二矾、土黄、吸针石,故名。”
    吸针石就是磁铁,青矾就是绿矾,胆矾即硫酸铜晶体。绿矾是宋代需要课税的一项重要物资。
    查找了很久的资料,几位山泉社成员在一起讨论后,一致认为同治《浏阳县志》和《读史方舆纪要》记载的浏阳市永和镇的七宝山乡就是宋代的永兴场所在,商量好组织成员一起去实地考察。
    七宝山乡主要是赣方言,永和镇则有客家方言和赣方言,说明七宝山乡现在的居民先辈多是明、清时期从江西移民来的。

     


    硫酸铜晶体



    孔雀石



    蓝铜矿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2楼 发表于2019-01-18 16:13:44
    三、宋代永兴场的金属矿冶
     

    (一)永兴场的银和铅


    永兴场于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设置。最初主产金银,《宋史》地理志和《元丰九域志》里提到有永兴银场。
    《宋会要辑稿》16金:刘(浏)阳县永兴场,熙宁七年置。银:浏阳县永兴场,熙宁七年置,元额一万六千六百七十三两,元年收二万八千七百五十七两。
    《宋会要辑稿》17 银“浏阳县永兴场,熙宁七年置。元额一万六千六百七十三两,元年收二万八千七百五十七两。”
    文献记载,永兴场铅的产量曾经也很高,绍圣四年,第二次祖额1698543斤,超过了全国铅祖额3213622斤的一半以上。
    《宋会要辑稿》18 铅出产,岁收祖额总三百二十一万三千六百二十二斤一十四两……潭州永兴场一百六十九万八千五百四十三斤。……今递年趁到总一十九万一千二百四十九斤一十三两,比祖额纽计趁及六厘。……潭州永兴场一千八百八十一斤一十五两,赴饶州永平监铸钱。
    铅是铸钱的重要原料,唐代晚期和宋早期的铸币很少,跟铅的产量不足有很大关系。铅相对容易开采、冶炼,唐、宋铅的价格跟铁大致相当,钱币不减重的情况下,提高铅的比例能够大大降低铸钱成本。
    南宋乾道二年以后,永兴场的铅和铜一样,都大幅减少了,但是银的产量估计不会太少。南宋,对金银的开采,又恢复熙丰时期的二八抽分政策,银矿开采的利润也比采铜大,二八抽分制必然刺激到矿工多才银矿。南宋第三次制定祖额时并未对金、银制定祖额,所以记载是无额。有些人误将“无额”看成是“元额”二字。无额不表示就没收入,只是收入的方式变化了。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3楼 发表于2019-01-18 16:14:40
    (二)永兴场的黄铜生产


    《续资治通鉴长编》19元丰元年七月,江浙等路提点坑冶铸钱公事钱昌武言潭州浏阳县永兴银场银铜兴发,乞下诸路转运司应副本司收买铜银增铸钱。从之,仍借湖南上供钱十万缗,候所铸钱拨还。”
    这段文字也可以看出,元丰元年(公元1078)后,永兴场的铜开始大量开采。永兴场元丰元年开始产铜,直到绍圣二年,其间采用火法炼铜,只产黄铜,所以遗留下大量的矿渣。
    古代火法炼铜,采用的铜矿石多是黄铜矿、辉铜矿、蓝铜矿、孔雀石等含铜量非常高的富矿,这些富矿开采完后,铜矿基本都废弃不用了。而现代的冶炼技术先进很多,大多含铜0.7%以上的贫矿也能开采冶炼。
    明代陆容在其《菽园杂记》中引用南宋《龙泉县志》对采铜矿石和冶炼有详细的记载。
    《菽园杂记》20 “采铜法,先用大片柴,不计段数,装叠有矿之地,发火烧一夜,令矿脉柔脆。次日火气稍歇,作匠方可入身,动锤尖采打。凡一人一日之力,可得矿二十斤,或二十四五斤。每三十余斤为一小箩,虽矿之出铜多少不等,大率一箩可得铜一斤。每烀铜一料,用矿二百五十箩,炭七百担,柴一千七百段,雇工八百余。用柴炭装叠烧两次,共六日六夜,烈火亘天,夜则山谷如昼。铜在矿中,既经烈火,皆成茱萸头出于矿面,火愈炽,则熔液成驼。候冷,以铁锤击碎,入大旋风炉连烹三日三夜,方见成铜,名日生烹。有生烹亏铜者,必碓磨为末,淘去粗浊,留精英,团成大块,再用前项烈火,名曰烧窖。次将碎,连烧五火,计七日七夜。又依前动大旋风炉连烹一昼夜,是谓成鈲者。鈲者,粗浊既出,渐见铜体矣。次将钮碎,用柴炭连烧八日八夜,依前再人大旋风炉,连烹两日两夜,方见生铜。次将生铜击碎,依前人旋风炉烀炼,如烀银之法。以铅为母,除滓浮于面外,净铜入炉底如水,即于炉前逼近炉口铺细砂,以木印雕字,作处州某处铜,印于砂上。旋以砂壅印,刺铜汁入砂匣,即是铜砖,上各有印文,每岁解发赴梓亭寨前。再以铜入炉烀炼成水,不留纤毫渣杂,以泥裹铁杓,酌铜入铜铸模匣中,每片各有蜂窠,如京销面,是谓十分净铜,发纳饶州永平应副铸。大率烹铜所费不赀,坑户乐于采银,而惮于采铜。铜矿色样甚多,烹炼火次也各有异。有以矿石径烧成者,有以矿石碓磨为末,如银矿烧窖者。得铜之难,视银盖数倍云。”
    按上面记载,冶炼一炉铜250斤,需要26天,将近一个月时间日夜开工,可谓非常辛苦。
    按记载推算,元丰元年,永兴场产铜1078250斤,银28757永兴场光开采铜矿石,就需要3546-4437人,按800人每天砍的木材、烧的碳够炼250斤铜算,需9458人来提供燃料,而冶炼的工人当有数千人,衣食住行,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是生活必备,还需要运输、生活配套人员,元丰元年永兴场人数当在2-3万左右。后来随着铜产量的增加,人数也在增加。
    以官府每斤铜收购价100文,每两银700文,以2万人算的话,平均每人每天17.5文收入,年8.3贯省。以3万人算则12文不到,年5.5贯省。
    熙宁元丰时期,米价相对较低,熙宁八年,苏州斗米5021,如此,算来,每人每天收入约有两三升米,对于老百姓来说,算是不错的收入。熙丰时期采用王安石新法,矿场采用招募制,难怪能吸引大量的人员来采矿冶炼。这些人,除了部分专业采矿冶炼的,大多数人应该只是利用农闲的时候过来赚取额外收入,能够吃饱饭还有剩余,也就不计较其艰辛。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4楼 发表于2019-01-18 16:15:38
    (三)永兴场的胆铜生产


    绍圣年间(1094-1097年),饶州德兴人张潜父子将《浸铜要略》写成书献于朝廷,绍圣二年,朝廷推广胆铜法,在信州复置铅山场提炼胆铜,永兴场和岑水场也开始胆铜提炼,最多时全国有11个地方在提炼胆铜22
    苏辙《龙川略志23有商人自言于户部,有秘法能以胆矾点铁为铜者。予召而诘之曰:法所禁而汝能之,诚秘法也。今若试之于官,则所为必广,汝一人而不能自了,必使他人助汝,则人人知之,非复秘也,昔之所禁,今将遍行天下。且吾掌朝廷大计,而首以行滥乱法,吾不为也。其人黾俛而出,即诣都省言之,诸公惑之,令试¥¥¥¥,厥后竟不成。
    苏辙,唐宋八大家三苏之一,苏轼的弟弟。《续资治通鉴长编》24记苏辙任户部侍郎的时间是在公元1087年(元祐二年)十一月至公元1089年(元祐四年)六月。
    我认为,苏辙所说的商人,十有八九就是张潜或其子张甲,所说的不成,实际应该是成了。
    元代危素《浸铜要略序》25“今书作于绍圣间,而其说始备,盖元祐元年。”
    张潜《浸铜要略》所记载的方法完备的时间是元祐元年,也正是苏辙任户部侍郎之前一年。工匠更注重的是实践,新的冶炼方式,只要实践一次就可以学会,让工匠将方法写成书却有些为难,我认为张潜的胆水浸铜法先在各矿场普及,张潜《浸铜要略》成书在较晚的绍圣年间。《浸铜要略》并不是单纯工匠使用的操作手册,主要目的是向朝廷表功的进献资料。
    据《三篇<浸铜要略>序》的剖析》26一文分析,《浸铜要略》是张潜为官的长子张磐执笔,将张潜的提炼胆铜经验总结成文字,由布衣次子张甲将书献于朝廷。
    德兴兴利场元祐中复置27,应该跟张潜在此实验胆铜成功有关,只不过兴利场产量比较低一些,只有五万余斤。
    胆矾通过跟铁置换,湿法提炼出铜,另外的一个产物就是绿矾。
    《宋史》里提到了胆铜提炼方法和置换铜需要的铁直接的比例。
    《宋史》28(浸铜之法:以生铁锻成薄片,排置胆水槽中浸渍数日,铁片为胆水所薄,上生赤煤,取刮铁煤入炉,三炼成铜。大率用铁二斤四两,得铜一斤。饶州兴利场、信州铅山场各有岁额,所谓胆铜也。)
    胆水浸铜之后,岑水场发展出胆土淋铜法,并推广到全国各个胆铜场。永兴场也很快采用了胆土淋铜法。
    南宋中叶洪咨夔撰的《大冶赋》29载“其淋铜也,经始岑水,以逮永兴,地气所有,它可类称。”
    胆土淋铜法可以利用以前开采过的废矿石、贫矿,而且,不像胆水法那样胆水产量受到雨水多少的限制。
    绍圣四年第二次祖额,铜243.6万斤,铅1698543斤,考虑到里面胆铜64万斤,提炼胆铜用的人会少一点,但冶炼铁矿需要人手,采铅冶炼的难度也小一些,绍圣四年永兴场人数仍然当在10万左右。

    这些人不会全部生活在七宝山乡狭小山区,七宝山乡主要生活的应该是采矿和冶炼工人。多数提供燃料和运输的人员,应该生活在永兴镇也就是现在的永和镇上比较开阔的地方。经过一百多年不间断的大量采伐,必然要从越来越远的地方才能砍伐到那么大量的木材,然后通过水运运到永和镇,水运码头就设在永和镇的大溪河边。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5楼 发表于2019-01-18 16:16:32
    (四)永兴场的铁和矾


    永兴场提炼胆铜六十四万斤,需要耗费153.6万斤铁。本场虽然产铁,但是量不大,需要本州其它地方运来。
    北宋年间,永兴场的黄铜多过胆铜,而南宋永兴场只产胆铜,南宋钱铸造的差,跟多数采用胆铜,含铁杂质太多,含铅比例又很高,有很大关系。
    《宋会要辑稿》30食货三三. 坑冶上  铁(元额)潭州浏阳县六万四千斤。
    潭州管下铁,赴本州永兴场浸铜。浏阳县一万二千三百五十九斤。善化县七百斤。
    《宋会要辑稿》31食货三三. 坑冶上之27 凡山泽之入 铁 荆湖南路:三十一万二千七百二十四斤。
    永兴场采用本州出产的铁来炼铜,同时,永兴场本身出产铁,但产量不大,永兴场出产的铁基本都用于自身提炼胆铜,剩下不足部分需要从本州、本县其它地方运进来。
    同治《浏阳县志》说七宝山洪武年间产的铁顽钝,可能跟铁里含磷、铅、锡等杂质有关,但这样的铁拿来提炼胆铜是再好不过了。
    矾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宋对各种矾的管理都很严格。
    《宋史》32其他产矾之所,若潭州浏阳之永兴场、韶州之岑水场,皆置场给引,岁有常输。
        青矾是胆矾提炼胆铜后的附属产品,所以,产胆铜的信州铅山场、韶州岑水场、潭州永兴场等也都产青矾。
    《宋会要辑稿》33淳熙十二年九月四日,都大提点坑冶铸钱司言:“潭州浏阳县永嘉(兴)场地名铁炉冲等处,有土堪煎青矾,具创置青矾场系是官地具,即非民地,委是出产去处。乞照应韶州矾引体例,给降钞引,召人请买。户部契勘乞印给三十斤例、四十斤例钞引各三百副,付潭州通判厅给卖,仍将卖到价钱照应韶州涔水场体例,分隶起解送纳。”从之。

    三十斤和四十斤各三百副就是21000斤。可见,南宋时期虽然永兴场的铜、铅产量很小,但青矾的产量仍有一定数量。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6楼 发表于2019-01-18 16:17:29
    四、永兴场的衰落


    北宋熙丰之后,随着岑水场产量遽减,永兴场的铜和铅对于朝廷就显得非常的重要。元丰通宝、元祐通宝因为熙丰年间铜产量巨大而铸造量大自是不必多说,从存世巨量的绍圣元宝、元符通宝、崇宁通宝、崇宁重宝、大观通宝、政和通宝、宣和通宝等判断,宋第二次的祖额得到了比较严格的执行,铜产量一直跟祖额相差不大,偶尔还有超过。
    《宋会要辑稿》34又言:“近点检韶州岑水场黄铜递年课额,虽号二三万斤,而堪用者实少,盖坑户于旧坑中收拾苴滓,杂以沙土,或盗他人胆铜,烹成片铤,其面发裂,殆若泥壤,每斤价直计二百二十文省,徒费官钱。今且权住收买,别踏新坑。顾坑户采取胆土以为淋铜之用,其胆铜坑户就官请铁裂,旧来采铜坑户承接胆水浸洗矿,未烹炼成铜。今欲分别水味浓淡、各人合用铁数支给,更不克铁本,以铁计铜,得铜数多,则不复问;得铜数少,计铁比较,追其所亏。仍将逋欠钱铁权与倚阁,每斤实支价钱一百三十文省,除椿充经总制钱并顾工价炭,犹可得钱七十三文省。如铜色不及十分,即随分数估剥支给。或趁办年额之外,能有增买者,则更优支价钱四十文省。应淋铜取土,皆在穷山绝顶,所役兵士皆是二广配隶之人,衣粮经年不至。今欲依信州铅山场兵士例,日贴支米二升半外,有韶州永通监,递年铸钱多不及三千贯或四千贯,今欲酌取中数管认三千五百贯。”从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35北宋采铜矿有利可图,韶州“四方之人,弃农亩,持兵器,慕利而至者不下十万” 36信州铅山铜场曾因“坑户所得有赢,故常募集十余万人。37南宋采铜无利可图,完全吸引不了坑户热情。只剩下数百配隶兵士采矿。
    南宋年间岑水场的黄铜,被杂以沙土,或者用胆铜冒充。后来采用淋铜法,省钱且效果好。淋铜法在北宋就非常流行,且是岑水场首创,到了南宋,岑水场中依然在采用。所役兵士要补贴米,当是米太贵的缘故,采铜无利润可言,不补贴的话,生活都无以为继。
    南宋,金银在货币中比例增加,大量采用交子、会子、库子等纸币,并在四川、两淮等区域专一行用铁钱,对铜钱虽然仍有需求,却没有北宋那么强烈,所以铜钱的铸造大幅减少。
    总结永兴场衰败的原因:
    一、因为战乱,人手严重不足;
    二、经过长期开采,铜矿资源开采难度加大,开采成本增加;
    三、南宋物价比北宋高了数十倍,铜价并没有大幅提升太多,冶炼铜无利润可言;
    四、大量用金、银、纸币、铁钱,对铜的渴求度降低。
    南宋乾道二年“潭州永兴场胆铜三千四百一十四斤”,没有生产黄铜,只剩下生产胆铜。乾道九年,元额为4552斤,此后,永兴场需要的人员估计数百人就足够了。近百年时间里,永兴场占有大片区域矿区,却人口稀少,南宋末蒙古人打过来后,这里逐渐被人遗忘。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7楼 发表于2019-01-18 16:28:08
    五、探访永兴场

     
     
    20181115,古泉园地暨山泉社会员难得的在湖南开展了一次田野考察活动。




    早上,长沙下着小雨,罗毅一大早从长沙南站接到我,驱车先到了长沙市区与浏阳交界的焦溪乡。




    焦溪是《元丰九域志》里记载的浏阳县两个银场之一。在焦溪乡的镇上,感觉不到近处有矿藏。镇周围有很多百来米高的丘陵,焦溪银场就在这些丘陵之中,具体位置,现在已经很难分辨。




    《宋史》38:潭州,浏阳,(中。有永兴及旧溪银场。)
    《元丰九域志》39:中,浏阳。(州东北一百六十里。四乡。永兴一镇。永兴、焦溪二银场。有 负山、浏阳水。) 
    《宋史》里“旧溪”应该是“焦溪”误写。




    出了焦溪镇,我们赶往永平镇,有公路直通过去,很快,看到一条大河。




    猜测该是浏阳河的上游了,过桥后,我们赶紧停车,周围查看一番。




    过桥正对的是湖南省永和磷肥厂。永和镇的磷矿石是全国六大基地之一,磷矿石总储量达609万吨。






    永和镇的菊花石、海泡石也非常有名气。




    从永和镇到七宝乡只有一条公路。
    刚到乡里,就发现路断了,正在修理。




    我们只好把车停在路边,从小路往里走。




    村里有条小溪从东向西流过,有个窄窄的行人桥可以通行。




    卫星地图上,可以看到这条溪流最后在永和镇上汇入到浏阳河上游的大溪河。两侧都是山峦,这条溪流,宋的时候当已经存在了,当时或可通行木筏。从这里陆路到永和镇上也不远,陆运当也不会太难。






    小村不大,有新修的观音庙和将军庙。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8楼 发表于2019-01-18 16:43:58








    从小学后面的小路走到公路上,旁边是湖南博恒矿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网上资料显示,是由湖南博隆矿业开发有限公司和湖南恒晟磷化工有限公司按照一块牌子、一套人马、统一管控、经济独立的管控模式联合组建而成。湖南博隆矿业开发有限公司是2004年底经长沙、浏阳两级政府批准,由七宝山硫铁矿和七宝山乡人民政府共同牵头,面向当地工、农群众融资2000万元组建的采、选一体化矿业公司。公司年采、选能力25万吨,产品有铁精矿、硫精矿、硫原矿、铜精矿、锌精矿、铅锌混合精矿等。现有员工800余名。
    小雨一直下着,我们希望先找到宋代遗留的铜矿矿渣,路边小卖部老板告诉我们,旁边村子里就有很多矿渣。






    往前走,过了水泥路,在一家人家屋前菜园边,见到了很多废弃的冶炼过的铜矿矿渣,再往前看,路都是用矿渣铺成。




    村民大爷告诉我们,村里到处都是矿渣。




    我们走了走,发现“到处”并不是随口说的,而是真的哪里都有,房前屋后,路上路边。






    稻田的田埂上也有矿渣。




    转弯沿一条水泥路走,旁边有大块的棉花地,地里面到处都有裸露着的矿渣。












    来到一个小山坡钱,发现山坡的坡面是厚厚的矿渣堆积层。这里应该是被称为铁屎山的地方。
    离线 xyany
    2018年度优秀版主
    论坛版主
    信誉参数
    178
    好评
    43
    差评
    0
    红包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2-05-13
    最后登录
    2019-09-20
    9楼 发表于2019-01-18 16:49:46




    我们四周转了转,很多地方都是矿渣铺的路。




    问七宝山的山峰在什么地方,大爷告诉我们,沿水泥公路,翻过一座小山就能看到。




    翻过山,果然看到高耸的山峰,云雾缭绕。




    山下有大片平缓坡地,种了油茶树,有些油茶正在开花。




    七宝山主峰称为七宝尖,海拔472米,查看卫星地图就会发现,七宝山乡似一个V形的峡谷,V形的开口处就是永和镇。
    我和罗毅查看环境后分析,七宝山下较平坦的地方,没有矿渣遗存,这里很可能是当年提炼胆矾的地方,而铁屎山附近当是火法炼铜的地方,冶炼时间长,总量巨大,遗留的矿渣就堆积到低洼处。




    主要堆积在叫石塘子的地方周围。
    明洪武年间,官方在七宝山开办铁冶所炼铁,从洪武十七年到洪武二十八年,因为完成不了元额,而且炼的铁质量差,只冶炼了11年就停罢了。当地人以为这些矿渣是洪武年间炼铁遗留下的铁矿渣。我比较过安徽省南陵县博物馆展出的汉代铜矿矿渣后,发现应该是同样的物质。矿渣覆盖面积达到1.5平方公里。所以,这些遗留巨大量的矿渣是宋代炼铜、炼铁遗留的铜矿渣和铁矿渣。主要是北宋的堆积。
    南宋永兴场出产的铜已经大幅减少,有记载的是“潭州永兴场胆铜三千四百一十四斤”。
    “潭州管下铁,赴本州永兴场浸铜。浏阳县一万二千三百五十九斤。善化县七百斤。”这些铁,可以提炼出5441斤胆铜,比元额稍多。
    永兴场整个南宋100多年的铜产量加一起,不及其在北宋一年的铜产量。
    永兴场作为矿场,应该是七宝山及周围山脉。也就是七宝山乡区域,而宋的永兴镇就是现在的永和镇的镇上区域,地处浏阳河上游的大溪河东南岸。大溪河将V形的山谷封闭成一个三角区域。
    2015年,七宝山乡已经合并到永和镇。合并后的永和镇,跟宋的永兴场加永兴镇区域来说,大致相当。辖区总面积234.5平方公里,总人口约4万。
    永兴场冶炼的铜锭必然是先通过陆运,运到永和镇的大溪河边码头,再通过船运运到永平监或其它钱监。永兴场需要的铁和生活用品,也需要通过船,运到永和镇,再陆路运进山里。
    岑水场和铅山场采矿、冶炼的工人最多时均达到十万人以上,永兴场除了产银、铜还有大量的铅、铁、矾,总量加起来不比岑水场或铅山场更少,所以,工人数当也在十万人以上,比永和镇现在的四万人口多了很多。可以想象,北宋年间的永兴场该是多么的繁华。

     
    发帖 回复
    返回列表页12345678910下一页... 20 转到
    回到顶部